• 主页 > 生活问答相关问题 >

    盘点琼瑶诉于正案九大看点:《梅花烙》剧本是否存在

    共1个精选答案
    爱尚生活网 2020-07-09 13:40
    最佳答案

    人民网北京12月8日电 琼瑶(原名陈喆)诉于正(原名余征)一案于5日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著名法官宋鱼水担任本次庭审的审判长。审判当天,涉案双方当事人均未到庭,原告方邀请了我国著名编剧汪海林作为案件专家辅助人。案件从上午9:30开审,整整审理了9个小时。

    看点一原告律师宣读琼瑶信件引被告不满

    在整个诉讼过程中,原告代理律师多次宣读来自琼瑶的信件,此举引被告代理律师不满,直言“原告代理律师一直在念琼瑶老师的信件,你的代理能力真的值得怀疑”。而对于原告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此次案件的相关情况,被告同样表达了不满。在整个诉讼过程中,被告代理律师多次提出,希望审理此案的合议庭成员不要被感情所绑架,应该依照法律法规理性看待此案。

    看点二《梅花烙》剧本著作权是否属于琼瑶?

    琼瑶写给法庭的一封信中称,《梅花烙》不论是剧本还是小说,都是自己独立创作的,《梅花烙》 的著作权自始、完整的归属于原告。琼瑶在信中还提到,《梅花烙》是自己呕心沥血、不分昼夜、艰难构思所得,林久愉只是担任了剧本文稿的整理工作。电视剧播放时编剧署名为林久愉只是出于提携后辈的考虑。在庭审前琼瑶诉于正案,原告代理律师提交了林久愉关于《梅花烙》著作权归属于琼瑶的声明书、琼瑶的权利声明书、电视剧《梅花烙》制播情况及电视文学剧本著作权确认书、《梅花烙》制作方怡人传播公司《公司登记证明书》、台湾有关部门出具的公证书等。

    而被告则认为,《梅花烙》电视剧在播出时编剧系林久愉而非琼瑶。林久愉的声明书是在原告提起诉讼之后才补交的,且林久愉与原告存在利益关系,所以原告所提供的声明书不能作为有效证据证明琼瑶对《梅花烙》剧本的独立拥有。

    看点三《梅花烙》是否存在剧本?

    涉及著作权侵权的案件中,被告与原告的作品存在实质性接触是侵权行为存在的前提。在此案中,被告代理律师坚持认为,原告自始至终都没有提供拍摄《梅花烙》时所用的剧本,而提交的所谓的剧本只是在诉讼提出之时才整理的。被告有理由相信原告所整理的剧本是根据《宫》杜撰出来的剧本。至于《梅花烙》小说,于正曾在此前的一次关于此案的法学专家研讨会上称自己在小时候确实看过。

    原告对此回应称,电视剧的播放本身就是剧本公开发表的形式。

    汪海林解释到,不论是于正还是琼瑶,都是要求导演严格按照自己的剧本拍摄的编剧,“这在行业内是大家所共知的”。此话可以暂且理解为,琼瑶老师作为编剧所拍摄的电视剧是对剧本的真实反映,而原告所称的“电视剧是剧本的公开表现形式”是站得住脚的。

    看点四改编不同于抄袭

    在庭审结案陈词阶段,被告就本案所涉及的改编、抄袭、借鉴,公有素材、有限表达等做了带倾向性的解释。被告代理律师认为于正是在占有大量戏曲、传说、史实的基础之上创作的《宫3》,并非改编自《梅花烙》。更不涉及抄袭《梅花烙》之说。

    原告代理律师称,原告所起诉的是于正侵犯了自己对于《梅花烙》 的改编权。在各大媒体报道中,此案均被通俗的称之为《宫3》抄袭《梅花烙》一案。实质上,原告的诉讼事由为,原告本计划在近期将《梅花烙》 改编为《梅花烙传奇》,改编后拍摄的电视剧原本可能获得巨大的商业利益,而被告未经原告的许可,擅自引用了可以构成梅花烙整体故事的21个桥段,使原告的改编计划被迫流产。所谓的改编权,是著作权人享有的以作品为基础变更其表现或使用方式,重新表现其作品内容的权利。著作权人通过行使改编权,可以给自身带来经济利益,改编权是著作劝人享有的权利,著作权人自己改编自己的作品是著作权人固有的著作财产权。

    看点五被告是否侵犯原告的改编权?

    在举证阶段,双方代理律师均展示了《宫3》与《梅花烙》 的人物关系对比图琼瑶诉于正案,在原告所展示的人物关系对比图中,梅花烙的主要人物与宫中的主要人物形成了一一对应关系,故事情节更是如出一辙。原告认为,被告所列举的《宫3》与《梅花烙》之间的不同只能说明《宫》改编自《梅花烙》,而梅花烙的所有改编权本该属于琼瑶所有。

    在被告展示的人物关系中,除了《梅花烙》中男女爱情关系之外,还增加了复仇的故事情节。被告曾详细解读具体情节的区别,如在《梅花烙》中怂恿福晋决定偷龙转凤的是福晋的姐姐,而在《宫3》中是福晋自己决定并实施了偷龙转凤的计划,嬷嬷起到是劝阻的作用。对此,汪海林从剧本写作的专业角度进行了说明,在编剧写剧本时最主要的并不是人物的名称,而是设置这个人物的剧情功能,不论是嬷嬷还是姐姐,只要作用是一样的,故事情节就是一样的。

    看点六2000万的赔偿请求是否合理?

    对于原告所提出的2000万元的诉讼请求,控辩双方并没有展开过多的辩论。在结案陈词阶段,原告就2000万的赔偿金额做了简要说明,认为被告从此次侵权行为中获得了巨大的商业利益,并列举了一组数字用以说明。2000万元的诉讼请求是根据被告的获利所提出的,而非原告因此次侵权行为而遭受的损失。

    本案的第二被告湖南经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代理律师称本公司已经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而且已经向本案的第一被告于正支付了应支付的版权费用。在《宫3》拍摄之初,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许可,没有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依据。而且在被告看来,要拍摄一部能创收视率新高的电视剧,除了剧本以外,灯光、道具、服装等因素更为重要的,公司为了拍摄此电视剧的投入几千万的资金,原告请求在一切网络、电视上停止播放《宫3》的诉讼请求有违社会良俗公德,法庭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代理律师则认为万达只是对《宫3》进行了财务投资,只享有片尾挂名的权利,并没有参与摄制,也不享有剧本的著作权,没有承担赔偿的法律依据。

    看点七网调能否作为有效证据?

    在原告提交的证据中,有来自新浪和网易关于于正是否抄袭琼瑶的问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85%以上的人认为于正的《宫3》抄袭了琼瑶的《梅花烙》。

    但被告代理律师对两次调查的样本容量以及样本是否能真实代表所有观众的意见提出质疑。被告认为只有两百或三百的样本容量很难代表社会整体大众对于此事的看法,而且在网调中,有23%的人并没有看过《宫3》剧。

    看点八21个相似桥段是否属于公有素材?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被告不断强调原告所列举的21个存在相似的情节其实都是围绕“偷龙转凤”的故事情节展开的。而像“少年展英姿”“公主下嫁”属于公有素材,是宫廷戏中的固有情节,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垄断这些公有题材。另外,被告代理律师称,《宫3》中类似“偷龙转凤”“次子告状,随从受罚”“公主下嫁”等故事情节来源于《乾隆与九公主》等民间传说、戏曲、史事记载,并非来源于《梅花烙》。为了证明“偷龙转凤”的故事情节属于公有素材,被告当庭播放了《绝代双娇》、《青天衙门》等电视剧片段,称中也存在“偷龙转凤”的故事情节。

    原告则坚持认为被告《宫3》人物关系、人物形象、故事主线均与《梅花烙》相同。原告称,被告所列举《绝代双娇》、《青天衙门》两部戏中,一个是嬷嬷为了自己的儿子能享受荣华富贵而将自己的孩子与主人的孩子掉包的故事,一个是贵妃为了保住自己在宫中的地位,将女婴与大学士林进贵夫人的男婴对调的故事。整个故事情节与《宫3》的故事情节不一样,与《梅花烙》的故事情节也不一样,并不能因此就证明“偷龙转凤”属于公有题材。

    看点九借鉴与抄袭之间的区别

    审判长宋鱼水在庭审过程中在曾提到,本案的事实清楚,案件争议的焦点在于借鉴与抄袭、思想与表达之间的关系诉讼双方始终难以达成共识,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中,控辩双方也一直是各说各话。为此合议庭成员希望汪海林能从专业的角度给予解答。

    汪海林称,对于一部电影而言,思想是他的灵魂,但就创作电视剧而言,大部分电视剧都是宣扬真善美,不可能诲淫诲盗,故而一部电视剧的主题和思想并不是最难的部分。真正困难的工作是构思桥段,找出每一集的看点,并组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在电视剧的创作过程中,借鉴一个桥段是普遍现象,但是像《宫3》这样连各个桥段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完整的故事情节、甚至连细节都借鉴的确实有点问题。(曹欢欢)

    <